mini欣

90后典型天蝎座。喜欢看书喜欢旅行喜欢打扫。细腻缺心眼。

14.12.8归属感的行走

【小朋友  老朋友】

从粤T到粤A  八十五公里的距离  快则一个小时的这段车程 

已经数不清来回的次数  也理不清每次出发的心情 

始终是无法钟情广州这座城市  却又乐此不疲地去

去考试  去聚会    去见每一个我想见的人

早在半个月前的一通电话里就告诉老陈说要去广州考试 

却记错时间说是周六   小姐妹兴奋地说  考完试一定要聚一聚  这次四个人要到齐

后来说是周日考试怎么办  他们说周六过来先

媛回老家办签证   紧赶慢赶终于在周六赶回广州  无奈遇上加班

雪翘了学校的培训课程  被点名被扣工资  也还是早早就赶到聚会的广场

唱K 吃饭 喝茶聊天  不外乎这样的玩乐方式  却让我有一种很奇妙的感受

我们真的认识十六年了吗   互相挤兑互相调侃对方的缺点  笑声不断 

恍惚间让我觉得 我们还是那群十来岁的小女生   

三岁看老    原来这句老话一点都不假   

我们四个人  连说话方式都没有一点点变化  

小时候无数次想象我们长大的样子   原来  在彼此的心里  我们永远都是小时候的样子    

多久没联系都没有关系   你们还是那群可以吐心里话的人   简单真诚如那年那几个天真的小女生

【夜话】

K房里的一打青岛最后一瓶没喝全留在里面   

老陈说   要不是你明天要考试  今天就是来让你喝酒的  过敏也得喝

我说  谁怕谁啊    

四人辗转走进一间清吧    出来时已是晚上十点

站在路灯下看头顶的路灯   像温室里盛开的白玫瑰盛放出一股浪漫  无边无际   蔓延到大厦上面的天空  光晕显得无比迷离

一杯红酒掺杂了一瓶500ML的啤酒   还有当晚油腻的猪肚鸡

胃开始主动收缩不让人挺直走路   不说话时都在傻傻地笑  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他们三个还在互相逗趣耍笑

走回到宾馆  一场抢大床的大战上演  笑声传遍宾馆走廊 连前台都对我们意见颇大

老陈  我的睡裤没带过来  我们回你住处拿吧   走了一趟回到宾馆原本占到的大床已经被雪他们占领

老陈 我的隐形眼镜盒没带过来  我们回去拿吧   

来回折腾了三趟   最后她近乎崩溃地说   把你书包里面的东西确认一遍好不好

十一点多   两个人在取东西的路上来来回回   

妈妈给我打电话   略带生气的语气问我说为什么那么久不打电话回家 

老陈在旁边大声地说   哎   她从来都不打电话给我的

终于折腾完毕回到宾馆  开始讲彼此的小心事小故事  还有那些年回忆里的一些人

聊着聊着    我告诉他们 我开始头晕

之后都说了些什么自己也忘记了

他们说  要不要我们告诉你

还是不要吧  想必是  丢脸的小心事

耐心和缓慢的时光都是深切的 即便失去了故事里的谁 也不能在我心里抹去深切的回忆

很是感恩 故事里好的人 好的事都在延续 不好的人有逐渐被冲刷走 

醒来  回想自己那晚微醺的样子  必定是十分难看的

虽然广州下起了冰凉的小雨

心情却犹如含苞待放的百合  犹如雨后的青草   感受到宁静里的喜悦

四个人在马路边的一家潮汕肠粉吃肠粉   又开始玩笑嬉闹

卖肠粉的潮汕哥哥看我们很是热闹 过来搭话聊天

吃完饭要赶去大学城  临走雨已经停了 他们还往车上塞了一把伞

【hey  好久不见】

在地铁里 给在大学城的好朋友荣打电话无人接听  便独自到地铁转公交到达考场

发了一条朋友圈调侃老陈不给我早餐吃  给了我一块钱买包子

远在厦门的小旭华说  好苦逼的欣姐

顺手回复了她说  然后你荣哥还不接我电话

可爱的傻妹妹居然马上给他打了电话

刚抵达考场  就接到他回拨的电话  说刚刚起床  等我考完试过来找我

只有我的考场在五楼   蔬菜家族怕我无聊  都带着各自的男朋友跑上来陪我聊天 

生菜的猪长   蒜蓉的王先生    露露的小熊

你们这三对中山与广州的异地恋  真是羡煞旁人

三位男朋友看到我都说  好久不见了  

聊起路痴猪长有次送我去搭地铁  让在场所有人笑掉大牙

忠实的小米粉丝王先生发现我脖子上类似M字型的天蝎座项链  他说  原来你也是小米的粉丝

被我狠狠鄙视了一眼   他们几个笑着说  你这句话让她感觉不会再爱她的天蝎项链了

看到你们幸福美满的样子  感到无比的温暖人心

考完试走到楼下就看到荣   

我说 我好饿快带我去吃饭  我好冷快帮我挡风

每次回中山他都会送到地铁口 停放好自行车再跟我一起进地铁 

直到看到车发动之后  打个电话确认我上车了才掉头离开

感谢生活   在我任性无理取闹之后  生命中还留下这么些人  我可以毫不客气地对他要求和索取 

【返程】

考完试好冷  广州不适合我 我要赶紧回中山 

这就是第一个念想

于是让山药帮我订多了一张车票   路上接到表弟的电话 说你不是要来深圳吗等了你一天

愣了一下 才想起来  

周三要考试  周末也有考试  月底还好像可能拍毕业照  决定要过去再跟你说吧

回到中山  感觉好像过了好久才回来   

想起这两天的经历  和小学闺蜜的回忆  在大巴上对着隔壁的山药开玩笑说

我小时候有点人来疯   山药瞪大了双眼说   想象不了

回头看自己

却只想起一句歌词 再回首恍然如梦









 


 











评论
热度(1)

© mini欣 | Powered by LOFTER